送往哨卡的快递不会停运

“到神仙湾哨卡的车是哪个?”初春的一天,晨光熹微。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四级军士长杨昕程的妻子刘金花,穿梭在运输车队中焦急地询问着。她请上山车队为她捎上一组吉他琴弦,带给神仙湾哨卡下士王向阳。

“这是山上官兵急需的物品,刚下过一场雪,山上已经断供很久了。”刘金花嘱咐驾驶员王德鹏说。

刘金花口中的“山上官兵”驻守在喀喇昆仑,距离最近的县城有400多公里。为了方便守防官兵,刘金花主动承担起为他们购买急需物品的任务,该团官兵亲切地称她为“快递军嫂”。

“快递军嫂”的“业务”始于2016年5月。2014年,刘金花追随丈夫的脚步,几经周折从革命老区江西赣州随军来到新疆泽普县。可没过多久,杨昕程就去了400多公里外的高原执行任务,留下刘金花翘首以盼。

“我可能办了个‘假随军’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性格爽朗的刘金花调侃说,最开始还会有抱怨,随军后和随军前一个样,还是要盼休假,相处的时间一点都没变多。但时间长了,她对边防官兵的生活有了更多了解,对边防的感情也愈加深沉。

一天,刘金花发现自己购买的一个包裹,快递信息显示已到达,但没人派送,邮政所也处于“闭门”状态。

“邮递员休假了,有的包裹滞留个把月了。”看到军嫂微信群里的信息,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不久,在邮政所门口,刘金花看到天文点哨卡上士刘力玮面对上锁的门无奈离开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第二天一早,刘金花找到邮局负责人商议接替这份工作,负责人爽快同意。经过培训,刘金花拿着沉甸甸的钥匙,打开了落满尘土的大门。

重新开门的邮政所迎来了成群结队取包裹、寄快递的官兵和家属,却始终不见刘力玮的身影,刘金花按照包裹上的电话打过去才知道,刘力玮跟着冬防最后一趟车上山了。

直到4个月后,开山期如约而至,刘金花才将那个沉重的包裹装上了前往天文点哨卡的第一辆运输车。

在狭小的邮政所里,刘金花一干就是3年,翻开她随身携带的小本子,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,仔细辨识才能看清是一份购物清单:“空喀山口刘振英包裹一件,河尾滩宋世奇眼镜一副(左眼230度,右眼190度)……”

“嫂子,能不能到县里帮忙取个托运快件?是我的学历证书,马上考学要报名了,今天报不上就没机会了。”去年3月的一天,漫天黄沙,能见度不到10米,高烧39℃在家休息的刘金花接到了上等兵曹洪瑞的电话。

放下电话,刘金花一分钟没耽搁,拖着疲惫的身体,骑上电动车,朝托运处驶去。

来回折腾了2个多小时,曹洪瑞终于报上了名,刘金花却因为感冒加重住进了医院,可她说:“我这小病算不得什么,考学才是大事。不能因为我,耽误了战士的大事。”

考虑到官兵休息时间与邮政所上下班时间正相反,刘金花便将营业时间延长至晚上10点半,节假日照常开门。

“嫂子,谢谢您!”这是一句最令刘金花感到欣慰的话。她说,每当一个个捎去思念的包裹寄出时,听到这样的话,所有的辛苦都烟消云散——“为官兵们服务再苦再累,也值得!”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eithsonic.com